首页  »  职业制服  »  鄰家主播-張佳如
鄰家主播-張佳如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第一章

「歡迎光臨!喜歡的都歡迎試穿喔!」

衹見一名留著一頭衹有到肩頭的黑色中帶有棕色的頭發女子,穿著一套純白色的露肩一字領的洋裝,露出白皙的兩邊肩膀,踩著一雙白色的平底休閑鞋,不失優雅的微性感卻與挂滿了時尚且充滿十足動感的運動服裝有著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都可以幫妳介紹喔,有想要找什麽嗎?」綁著馬尾,穿著運動服的女店員走到長發女子旁邊,親切殷勤的說。

女子抬頭看了下運動服後,從淺黑色的肩包中拿出一包用大牛皮信封包住的東西,遞給店員,說:「麻煩妳幫我將這個交給妳們的經理」

店員有點疑惑的看著女子,總感覺女子有點眼熟,但又不太敢認,接過牛皮信封的包裹,往裏面走去,而女子繼續看著成列在商品架上面的運動服。

沒有多久,一名穿著藍色西裝配著白色皮質球鞋的男子匆匆忙忙的走了出來,來到女子的身邊:「不好意思,還讓妳親自來」

「沒事的,我也剛好可以順便來逛逛街,我才要謝謝妳呢,蔡經理」

「請跟我到裏面坐吧」

「謝謝妳」

女子跟著蔡經理走到裏面的辦公室,蔡經理親自替女子倒了杯花茶:「不好意思,不知道妳要來,沒有替妳準備手沖咖啡」

「沒關係沒關係,蔡經理,妳不用這麽客氣,我才要感覺不好意思呢,這麽晚了才來打擾妳,這個時間點妳都準備要下班了」女子拿起花茶,說。

「我剛好有點事要忙,沒那麽早要下班」蔡經理笑著說。

「想說我去運動一下再過來,不知道妳會不會已經下班了,也就碰碰運氣」

「我也剛忙完一些比較繁瑣的事情,才剛要準備來做收尾的工作,不然這樣吧,韓主播,妳要不要稍等我一下,我把東西收拾一下,我請妳吃頓飯,如何?我最近發現了一家很好吃的餐廳」

「這個嘛,私下這樣子可能不太好,最近有點風聲鶴唳的,蔡經理,不然妳現在就申請一下,通常很快就會下來的,而且又是在這種時間點上,應該會很快就允準下來了」女子,韓佩穎微微笑著說。

「是喔,那好吧,我這就來申請一下」蔡經理拿起手機,在螢幕上滑了、點了幾下後,又收起來。

韓佩穎笑著問:「我在這邊會不會打擾到您呢?」

「不會不會,沒事的,請不要感到不自在」蔡經理說。

也不過幾分鐘後,蔡經理都還沒收拾完,韓佩穎的手機就響起了通知聲,韓佩穎跟蔡經理相視一笑,韓佩穎拿起手機,滑開通知,看了下合約內容:「蔡經理,其實今天來是有事情想要跟妳商量商量,甚至是想請妳幫忙的,不然這樣吧,打個八折,妳看怎麽樣?」

「幫忙韓主播是我的榮幸,怎麽還敢」

「沒事的,我就改一下價錢,就送出吧」

說完,韓佩穎將螢幕上的金額改掉後,按下送出,不多久,蔡經理的手機響起一聲通知聲,韓佩穎說:「不用看了吧,我們走吧!」

蔡經理帶著韓佩穎來到一間沒有菜單的和食餐館,可能是因為一頓下來都是從萬元起跳的,來客數並不多,服務生稍微了解了一下韓佩穎跟蔡經理的飲食是否有忌諱後便轉身離開。

「這間餐廳光是走進來的氣氛就不一樣了」韓佩穎說。

「對阿,這家不是一般人可以走進來的,而且是以非常隱密的包廂式著稱,這樣一家店才五間包廂,也就是說同時最多就收五組客人,而且完全不限用餐時間」蔡經理說。

「要不是一套餐下來都是萬元起跳,恐怕沒三個月就倒了」

「這邊也不接受預約的,更沒有現場排隊的,衹有妳前十分鐘打電話進來才接受」

「這麽囂張喔,要是不好吃,可就完蛋了」韓佩穎笑著說。

很快的前菜和湯品就來了,飯局也插不多進行到了三分之一,蔡經理這時問起:「對了,韓主播,妳說妳有事情要要我幫忙的,不知道是什麽事情?」

韓佩穎放下手中的黑色筷子,從一旁的小肩包中拿出一衹信封,交給了蔡經理:「想必蔡經理前幾天也收到了大會合作廠商的合約了吧,這次的活動衣服,還麻煩蔡經理多多關照」

蔡經理從信封中拿出一疊紙,蔡精裏看了一下馬上用震驚的眼神看向韓佩穎,卻說韓佩穎若無其事地拿起玄米茶,喝了一口。

「事情要是成了,蔡經理,妳想要誰都很好談,我記得蔡經理好像蠻喜歡蔡尚樺的」

就像是有魔力一樣,韓佩穎一說出來蔡尚樺的名字,蔡經理的眼睛頓時了亮起來,韓佩穎微微一笑:「蔡經理,這頓飯目前為止都很好吃,對吧」

蔡經理點了點頭,又低下眼看向手中的資料。

甜點吃完了後,韓佩穎說:「蔡經理,待會我們要去哪裏?」

「對面的小巷子裏面有一棟小公寓,我們等等過去那邊深入探討一下這份文件的內容」蔡經理帶著一點淫蕩的笑容,說。

韓佩穎不以為意,就像是早已經習慣男人這樣的表情和眼神,對於韓佩穎來說,這些都不過是達成目標的一點點犧牲,其實也不算犧牲,當踏入這個圈子後那一晚痛徹心扉、生不如死的哭泣後,韓佩穎早已經不再計較那些些微的事情了。

但有一件事始終挂在韓佩穎的心中揮之不去,就連韓佩穎自己也無法了解為什麽韓佩穎他自己會如此的在乎這件事情。

昏黃的光線散發到小小的房間的各處,從吊隱式的冷氣通風口中,吹出了迷人的香氣和一點點的暖器。

沙發、茶幾、電視螢幕,所有想的到的幾乎都有,而在一個隔墻後方又是一間小房間,小房間裏有著一個梳妝臺和一張絨布椅,大大的橢圓鏡子旁有著先進的調光和清晰度的技術,沒有用的時候看起來霧霧的。

而在梳妝臺旁有著簡單的兩個衣櫃,衣櫃裏頭擺放著簡單的衣服款式,而這間房間最重要的就是一張很大的床,大大的床的兩邊各還有兩個兩層的床頭櫃。

而如今蔡經理全身赤裸的躺在大床上,就算雙手雙腳張開都還碰不到床的邊際,蔡經理平坦的身材,肌肉線調不是很明顯,但至少與同年齡的其他男人相比,少了一個大大的啤酒肚就是一大加分。

從床尾爬上來了一個女子,是還穿著無肩帶式的淡綠色胸罩和丁字褲的韓佩穎,韓佩穎爬到了蔡經理的雙腳中間,看見了蔡經理的那一根肉棒正高高的斜翹著,韓佩穎不由的笑了下。

韓佩穎的右手抓住了蔡經理的肉棒,蔡經理微微的顫抖了一下,韓佩穎發出了一聲:「哈」後,上下輕微地套弄起蔡經理的肉棒。

韓佩穎感覺到了蔡經理肉棒上的每一條浮起的經絡,感受到了蔡經理的每一次顫抖,韓佩穎緩慢的套弄著蔡經理的肉棒,但緩慢的套弄卻不停的給蔡經理像是鞋裏面有著碎石頭一樣,不是很劇烈但卻沒有停過的快感,快感紮在蔡經理的腦子中,蔡經理的呼吸聲越來越大了。

「喔喔喔嗚嗚喔嗚喔嗚嗚嗚嗚!好厲害好厲害的手法喔!好舒服好舒服喔!會忍不會忍不住的啊!痾痾痾!太快太快了!」

韓佩穎忽然加快了右手手掌上下套弄蔡經理肉棒的速度,而且不僅手上的套弄,還加上了一滴接著一滴的唾液滴在蔡經理挺直的肉棒上,隨著呼吸而不斷一開一合的龜頭洞口,與被套弄後變得火熱的肉棒相比,韓佩穎的唾液就像是寒天雪地的冰水一樣,滴在蔡經理的肉棒洞口的瞬間,刺激到甚至讓蔡經理全身顫抖。

韓佩穎忽然捏住蔡經理的肉棒,然後又突然的放開,接著又再一次突然地捏住,在韓佩穎已經掌握了蔡經理的敏感點後故意逗弄的捏放之下,蔡經理平放在床上的雙手漸漸抓起了床單。

「終於終於終於插進妳的小穴了!韓佩穎主播!我已經想了一整晚要怎麽跟妳做愛了!妳的小穴好緊好緊喔!」

「喔喔喔嗚喔嗚嗚嗚嗚……蔡經理蔡經理妳的肉棒妳的肉棒好大……好大一根喔喔喔喔佩穎佩穎的小穴好有感覺喔……痾痾痾痾痾」

「太爽了太爽了啦喔喔喔喔喔!韓佩穎韓佩穎主播!妳的小穴好緊好緊!跟妳做起愛來真的有夠爽的啊!」

「痾痾嗯哼哼哼哼……好大好大喔喔喔喔插的佩穎佩穎好痛好痛啊啊啊……錒錒錒錒錒錒又來又來啊啊啊啊啊……又被撐開了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好有挑戰性啊!喔喔喔喔喔喔!好有挑戰性好有挑戰性啊!太有感覺太有感覺了啊!這樣的小穴!」

「喔嗚嗚噢嗚痾痾痾痾哈……蔡經理蔡經理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子插佩穎……不要這樣子插佩穎的小穴啊啊啊啊……會壞掉會壞掉的啊……」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竟然還有竟然來有這樣的運動方式!韓佩穎妳的小穴竟然還會這樣子動!突然夾緊我的肉棒!太好了!」

「阿阿阿阿阿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佩穎佩穎感覺要來了要來了啊啊啊……喔喔喔喔喔喔來了來喝啊啊啊啊啊……爽爽爽爽爽啊啊啊啊啊啊……」

韓佩穎的雙手反抓著柔軟的枕頭,像是要把枕頭抓到變形了一樣,雙眉皺在了一起,美麗的眼睛瞇瞇的閉著,擦著淡粉色唇蜜的雙唇微微地開著,韓佩穎從微微開著的雙唇中不斷發出誘人且蕩漾人心的淫叫聲。

雙腳曲成了兩座山一樣,蔡經理的雙手緊緊握拳,撐在韓佩穎的腰的兩邊床上,還算是有力的腰桿子前前後後的擺動著,被韓佩穎套弄到差點噴精的肉棒腫脹到了最大,一進又一出的進出著韓佩穎的小穴。

蔡經理聽著韓佩穎的淫叫聲和哀號聲,他非常相信自己的肉棒正一次又一次的讓韓佩穎感受到被撕裂的疼痛快感,但對於韓佩穎來說,其實蔡經理的肉棒衹是讓韓佩穎有一點感覺而已,倒也沒有像是韓佩穎他淫叫內容中的那樣厲害。

不過韓佩穎打算讓蔡經理今晚有個美好的回憶,這樣就能確保蔡經理會做好韓佩穎他請蔡經理幫忙的事情,韓佩穎在被蔡經理翻過身、拉起33吋翹臀、以前趴後翹的姿勢被蔡經理從後面抽插後突然有意識地讓被肉棒進出抽插的小穴的肉壁緊繃,瞬間讓蔡經理的肉棒很明顯的被緊緊夾住,蔡經理也在這一瞬間達到了非他自己所能達到的十成腫脹肉棒的程度,爽度爆發的代價就是在五十下後就要把肉棒從韓佩穎的小穴中拔出來,噴了一堆的精液在韓佩穎的背上。

今夜,就在與韓佩穎事先做佈置的同一片的天空下,一間高級飯店中,一名黑中長發的女子穿著一套特制的黑色漆皮SM女王服,高領的無袖連身漆皮裙,有點像是改良式的旗袍,但在胸前挖了一個大圓形的洞,露出了女子雪白的肌膚和雖然衹有30A卻在內襯的關係下還是夾出了一道不算太深的乳溝。

然而雖然胸部的缺陷,但仍不掩女子在黑色漆皮SM女王服下的曼妙身材,155公分高,30A2333,偏瘦的身材卻在此時女子呈現出來的龐大帶著女王權威的氣場有著截然不同的違和感。

穿著黑色的粗跟高跟鞋長漆皮靴,女子右腳踩在躺在床上,雙手雙腳卻被綁在床頭敨和床尾的男子結實的胸膛上。

「王大陸,妳說妳想要什麽啊?」女子問。

「我……我……我想要張佳如主播的恩賜……」躺在床上的男子,王大陸,支支吾吾的說。

「啪!」的一聲,黑色的漆皮皮鞭打在王大陸擁有分明的六塊肌的腹部上,王大陸卻是緊閉著嘴,不敢發出聲音。

「直呼我的名字?王大陸,妳是不想活了嗎?我的表姐們是這樣教妳的嗎?」女子,張佳如不僅打了王大陸一鞭,還轉動高跟鞋的鞋跟,讓王大陸越發的痛。

「女王……女王大人……奴才該死奴才該死……請女王降罪……」王大陸顫抖的聲音,說。

「還算妳識相!」

張佳如邊說邊蹲下身子,左手捏住王大陸的奶頭,右手摸著王大陸的臉:「妳想要的恩賜,本女王會給妳,但妳準備好要怎麽回報本女王了嗎?」

「奴才奴才已經準備好了……好了……」

張佳如微微一笑,鬆開了捏住王大陸奶頭的手,然後在王大陸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呵呵呵喔喔喔喔喔喔喔……不錯不錯今天的精神相當的好……錒錒錒錒恩哼哼哼……很有感覺妳這該死的奴才讓我很有感覺……」

張佳如雙腿橫跨在王大陸的腰旁邊,背對著王大陸,左手大力地抓住王大陸高高舉著的肉柱,張佳如緩緩的往下蹲坐,張佳如感覺道王大陸的肉柱正一點一點的穿過了他的陰毛,然後接著是頂開了張佳如的陰唇,接著才慢慢的插入了張佳如的女王洞。

「痾痾痾嗯哼哼哼……喔喔喔喔喔不錯不錯的感覺……王大陸妳這個奴才妳這個奴才……痾痾恩哼哼哼對不要變小喔……」

張佳如雙手放在自己的兩邊膝蓋上,自己上下上下、慢慢的移動著身體,幅度並不大,頂多就是讓王大陸那本來一整根都不見的肉柱從不見露出五分之一的距離,張佳如想要清楚地用他的女王洞來好好體會王大陸的肉柱。

「喔喔喔嗚嗚喔嗚嗚哈哈哈哈……又變了啊誰準妳又變大的了啊……妳這個奴才妳這個奴才……該死的奴才啊……」

王大陸雖然本身不是個抖M,但被像張佳如這樣的美女調教,到也甘之如飴,更何況王大陸早已經有被張佳如的表姊們調教過的經驗,如今衹是在被做同樣的事情而已,但被張佳如的女王洞包覆的刺激感,讓王大陸本來衹腫脹了五成的肉柱一瞬間來到了七成多。

「喔喔嗚喔嗚喔嗚嗚嗚嗚……不錯不錯啊啊啊啊……王大陸妳這個奴才……喔喔恩哼哼哼怎麽樣……女王的恩賜怎麽樣啊喔喔喔……」

「痾痾痾痾痾好爽好爽喔……好爽喔……女王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爽喔……喔喔恩哼哼鞥……」

「妳這個不要臉的死奴才……痾恩哼哼竟然竟然說好爽……痾痾恩哼啊啊啊啊啊……看本女王本女王怎麽修理妳……」

「喔喔嗚嗚嗚嗚嗯嗯啊啊啊啊……奴才該死奴才該死啊啊啊啊啊……可是可是真的真的好有感覺啊啊啊啊啊……」

「妳說妳哪裏……喔喔恩哼哼哼……啊啊啊啊……妳說妳哪裏有感覺啊啊……喔恩哼哼哼……妳哪裏有感覺……我我我……」

「陰莖奴才的陰莖好有感覺……喔喔恩哼哼哼哼啊啊啊啊……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爽好爽啊啊啊啊……」

「妳這奴才竟然敢……啊啊喔恩哼哼敢跟本女王如此說話……喔喔恩哼哼啊啊啊……看本女王看本女王怎麽廢了……廢了妳的陰莖……」

「阿阿恩哼哼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好爽好爽好爽啊啊啊啊……喔恩哼哼啊啊啊啊……」

衹見張佳如上下移動的速度變快了,一秒三下的上下起落,讓王大陸的肉柱也變得越來越敏感,受到張佳如女王洞的刺激程度也變得越來越高了。

張佳如本來衹是輕輕放在膝蓋上的手,如今變得是緊緊抓住了膝蓋,唯有抓住自己的膝蓋才能好好控制住自己這樣加快的上下起坐。

但男女歡愛之事從沒有那麽簡單,王大陸原本以為自己能稍微控制住自己,但在和張佳如一來一往的淫語蕩話中,自己那被稍稍開發過了的受虐癖好又再一次蠢蠢慾動了起來,而這一份蠢蠢慾動的心情,不僅讓王大陸口乾舌燥,更是讓那一根肉柱變得更腫了。

王大陸的肉柱變得更腫這件事,同時也影響到了張佳如起起落落的身形,隨著每一下的起落,張佳如感覺到自己的女王洞被王大陸的肉柱刺穿的感覺也越來越讓自己承受不了,就如同王大陸不是抖M一樣,張佳如本身也不是一直以來都是走女王路線,這也是為什麽張佳如不願意正面面對王大陸的原因之一。

「喔喔嗚嗚溫哼哼哼哼……感覺感覺越來越大了妳……妳妳妳妳這個奴才喔喔恩哼哼哼哼……竟然竟然讓本女王有感覺……」

張佳如不在是上上下下的起坐身體,而是雙手並攏地撐在王大陸打開的雙腳之間的床墊上,張佳如換了一種運動方法,不過張佳如並不是衹用他那23吋的瘦腰做前後的搖擺,而是用全身的力量來帶動自己的女王洞前後搖動王大陸的肉柱。

「喔喔嗚喔嗚嗚嗚嗚嗚……女王殿下奴才女王殿下奴才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啊啊……痾恩哼哼哼哼女王殿下的恩賜真是太好了……」

「妳這個該死要命的奴才……喔喔恩哼哼哼本女王本女王的恩賜……啊啊啊啊啊本來就是最好的東西……不然妳以為還有蛇麽更好……喔恩哼哼哼哼……」

張佳如這樣前前後後的搖擺身體、搖動王大陸的肉柱,給自己帶來了一種會使女王形象崩毀的刺激感覺,如今王大陸的肉柱大概已經腫脹到了最大極限的八成,對於張佳如來說,雖然不是最有感覺的肉柱經驗,但還是相當的不錯,每一下都讓張佳如的女王洞肉壁凹陷。

「喔喔喔喔恩鞥哼哼哼……恩恩哼哼哈哈哈恩恩恩哼……恩哼恩哼恩哼噷哼妳這該死的奴才……看我看我怎麽懲治妳……」

張佳如搖擺身體的幅度變得愈來愈大,而在女王洞中被搖動的王大陸的肉柱同時也變得讓張佳如女王洞的肉壁受到的刺激愈來愈劇烈。

「噢嗯哼哼哼哼哼哼哼……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爽好爽喔喔喔喔……女王殿下的實在太爽了啊啊啊啊啊……」

「妳這個王八蛋奴才……喔喔恩哼哼鞥哼哼鞥做的不錯本女王今天很高興……啊啊恩哼哼哼哼……就讓妳無禮說一次話……」

「恩恩恩謝謝謝謝女王殿下的恩賜……啊啊啊啊啊女王殿下奴才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已經快要不行了啊……」

張佳如又大力的搖晃的幾下後,女王洞吐出了王大陸的肉柱,張佳如抓住了王大陸的肉柱,接著用力的捏放了幾下,王大陸大叫一聲,精液噴了出來,其中還有不少噴到了張佳如身上那一件黑色漆皮SM女王服。

「佳如!」

「淑麗姐!早安!」

張佳如對著向著他走來的趴趴主播,王淑麗,微笑著打招呼、道早安。

「等一下妳要不要配合我一下啊?」王淑麗笑著問。

「喔嗚,淑麗姐,妳今天又有什麽點子了啊?」張佳如一邊笑著一邊反問道。

「最近阿,我看到一些網友留言說很喜歡我們說一些笑話,雖然有的時候笑話是還蠻冷的,不過網友們說蠻有提神的效果的」王淑麗拉了張椅子,坐下來,說。

「我這邊也有收到這樣子的留言誒,我才正要找個機會跟淑麗姐妳說呢,沒想到還是被妳先搶了一步」

「被我搶先一步又怎樣?妳們年輕人用電腦比我還厲害,這次就讓讓我吧」

說著,王淑麗用手肘撞了張佳如一下。

「沒有啦,衹是覺得這樣很不專業,而且好像還要一個前輩來告訴我,怎麽說都感覺我失職了」

張佳如搔著頭,說。

「跟我就不要這麽計較了,來,這個是我們預定的臺本,妳來看看,有沒有哪裏可以改一下的,加個笑話進去」王淑麗邊說邊把手上的紙一半給張佳如看。

「這樣可以嗎?等一下導播會不會有意見啊?」張佳如小聲的問。

「安啦,導播也是聽上頭的旨意的,上頭說什麽導播就做什麽啊?像是我聽說為什麽宇舒的一些運鏡的鏡頭好像有變,就是因為上頭的人說要讓宇舒那一雙美腿可以更多一點,導播一接到這個消息,馬上就讓宇舒的攝影師大大趕緊改運鏡方式」王淑麗也降低了聲量,說。

「真的假的啊?真有這件事?」張佳如震驚地說。

「怎麽?妳不知道喔,我還以為妳知道誒」王淑麗挑眉,問。

「我怎麽會知道這件事」張佳如疑惑的看向王淑麗。

「我記得那個大大剛進來的時候,跟妳似乎走得蠻近的啊,而且妳們似乎還感情不錯的說,不過不知道為什麽後來大大就被調到宇舒的小組去了,甚至還變成了宇舒他的專用攝影師」

張佳如聳聳肩:「我跟那個大大以前衹是因為在一起工作而已,現在被分配到了不同的時段,交集也少了,不瞞淑麗姐,我已經好久沒看見大大了」

「是這樣喔,不過總之呢,我們趕快想個地方來插入一個笑話好了,要維持好我們的收視率,不然等下被中天那邊的張雅婷追上來,可就不好了!」

順利的播完了早安新聞後,張佳如打算去間咖啡廳度過一下大家都在忙衹有他很輕鬆的時光,張佳如走在街頭上,忽然從後面有一個聲音傳來:「是吳宇舒主播誒!」

對於張佳如來說,這種事情真的是已經屢見不鮮了,而且通常張佳如都可以預測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麽事情。

而這一次也不出張佳如所料,剛剛說話的人從後面跑了過來,說:「吳宇舒主……」

「妳好像認錯人了喔!」張佳如一如往常的笑著說。

「不好意思,張佳如主播,我剛剛衹是看到一眼」眼前的人搔著頭,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沒關係,我已經很習慣了,而且我也感覺相當榮幸!」張佳如笑著說。

「我可以跟妳拍張照嘛?」那個人說。

張佳如點頭:「當然可以啊」

張佳如很自然的跟那個人拍了張照後,便各自離開,不過張佳如心中的不美麗,隨著踏出的腳步一步一步的增加,不美麗的也跟著一點一點的累積上去。

而在此時張佳如要去的那間咖啡廳中,陳海茵和韓佩穎正面對面的坐著。

「服裝的蔡經理我昨天已經搞定了」韓佩穎說。

陳海茵露出微微一笑:「辛苦妳了」

「不過我附帶了一個條件,海茵姐,我答應他事成後會讓他跟尚樺」

「沒關係,我會再跟尚樺說的」陳海茵點頭說。

「那還有資源供應商那邊,海茵姐,妳有任何打算嗎?是妳要去?還是妳有安排?」韓佩穎問。

「妳覺得呢?這次我是讓妳全權安排的,就算妳要叫我去,我也沒問題」

「海茵姐,過年那一次,可能真的是意外」韓佩穎說。

「怎麽可能呢?我怎麽看都不像是意外,那一次的大敗,我可忘不了,就像2011年的那一次,怎麽看都是已經被設定好的,那個賤人,一定做了什麽手腳」陳海茵越說越感覺到憤怒。

韓佩穎搖搖頭:「海茵姐,不要生氣,生氣衹會讓他看更多的笑話,與其讓他看笑話,不如堅強的武裝自己,海茵姐,妳有妳的優勢,我有我的計畫,而且上面我們還有兩個人在幫我們打關係,怎麽看我們的贏面都是比較大的」

「燕旻跟倩萍他們的確是蠻盡力在幫我,不過似乎這些都還不夠,怎麽都感覺我們漏了什麽一樣,很多事情都被搶先了一步」

「說到這個」韓佩穎喝了一口摩卡:「海茵姐,我有一個想法,妳想不想聽?」

「什麽想法?」

「我想讓劉涵竹去資源供應商那邊」

陳海茵挑起眉:「我說佩穎,上次妳也在旁邊,親耳聽到劉涵竹跟我們報那個賤人那邊的消息了,妳怎麽還不信任他啊?」

「海茵姐,話是這麽說沒錯,但我回想起來,雖然看起來劉涵竹多次跟我們透漏情報,但好像都不是那麽至觀重要的情報,反而是有時我們的關鍵點反而都被搶先一步,而那幾次好像都有他的存在」韓佩穎認真的看著陳海茵,說。

「妳這麽說,我也不知道要怎麽反駁妳,反正都已經交給妳了,就按照妳的意思下去做吧」陳海茵點頭說。

韓佩穎嘴上沒有再說什麽,但心中卻有另外一盤的算盤打著。

就在這個時候,張佳如來了,張佳如一看到陳海茵和韓佩穎,便走了過來。

「海茵姐,佩穎姐」張佳如笑著打招呼,說。

「佳如,辛苦了阿」韓佩穎笑說。

「點餐了嗎?」陳海茵問。

「還沒誒,等我一下,我去點」

張佳如點了一杯拿鐵和法國土司後,端著餐點走了回來後,韓佩穎說:「看到佳如,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什麽事啊?」張佳如問。

韓佩穎看向陳海茵:「上個禮拜我就看到他們選了一個叫做曾玲媛的,海茵姐,我們還沒選,是吧?」

「是阿,還沒有,我還想不到要找誰」陳海茵說。

「我記得佳如也是對他蠻困擾的吧,不如就找佳如吧?」

「等等等等等,是找我做什麽啊?」張佳如問。

陳海茵拿起手機,遞給張佳如,張佳如看了一下,抬起頭,有點疑慮地說:「我真的可以嗎?我沒有很常在運動鍛煉的說」

「放心,會有特訓課程的,而且這次我們有事先做了一些安排,不會讓妳太難受的」韓佩穎說。

「好,那我知道了,海茵姐,我參加!」張佳如說。

「什麽!妳要參加那個!」張佳如的其中一位表姐,小S,驚訝地說。

「嗯」張佳如點點頭,說。

「妳是想不開,還是太想紅啊?要是想紅,我們幫妳就好了阿」小S潑辣的說。

「我猜佳如都不是這些原因,佳如感覺都不是這樣的人」張佳如的另外一位表姐,大S說。

「不然勒?有男人可以用,還有錢可以賺,這樣的事情不做,跑去做那個?」小S說。

張佳如搖搖頭:「姐,我有我的目的啦,不過這是我的一點小小私事啦,兩位姐姐們就不用操心啦」

大S點點頭:「我知道了,我不會再過問這件事」

「這可不行,佳如,妳平時有做什麽運動嗎?」小S還是追問。

「放心吧,大會有給我集訓課表,而且我還有人罩,安啦」張佳如笑著說。

「是啊,熙娣,佳如都這麽說了」

小S搖搖頭:「不成不成,一定要給佳如補一補,採陽補陰一定要的,我來看一下喔」

小S拿起手機,看了一下:「佳如,邱澤如何?看起來就是一副很好虐的樣子」

「表姐」張佳如笑著叫了聲。

「看來是答應了,那妳去準備一下,等一下在同一間房間,我會幫妳準備好的」

「那表姐妳們兩個呢?」張佳如反問。

「不用擔心我們,我們尋樂子絕對比妳厲害很多」大S笑著說。

高級飯店的房間中,擁有一雙迷人電眼的美男子,邱澤,正坐在單人椅上面,不過仔細地看卻可以發現邱澤的雙手被黑色的膠帶黏綁在單人椅的扶手上,而雙腳則是被麻繩綁在椅腳上,身體光裸,衹穿著一條白色的三角褲。

在單人椅的旁邊有著一大壺的水,但在如透明花瓶一樣的水壺中的水卻不像是一般的水的清澈透晰,而是混濁且有點膠著的感覺。

門打開了,衹見張佳如穿著今天早上從DEAN那邊借來的播報服走了進來,直線藍條紋的花邊襯衫,水藍色的高腰窄裙,一雙細跟的黑色高跟鞋,張佳如散發著一種清新中帶著專業的感覺。

張佳如走到了邱澤面前,用左手摸了下邱澤的臉:「像妳這樣的花美男,應該很不常被女生欺負吧?」

「我……」

邱澤要說話,卻被張佳如的手指頭按住嘴唇:「我不會讓妳太難受的,衹要妳好好的當本女王的奴才,自然會給妳恩賜的」

說完,張佳如的手從邱澤的臉滑落,長長的指甲從邱澤的下巴一路刮著脖子、胸肌、腹部,最後停在的邱澤鼓起的下體。

張佳如用手指戳了戳邱澤的下體:「好像蠻不錯的,挺有肉的」

「痾痾痾痾痾……女王……女王……」邱澤呻吟。

張佳如微微一笑,手指拿開,然後面對著邱澤將窄裙脫了下來,露出了黑色的三角褲,邱澤的臉紅了點,張佳如忽然舉起右腳,踩住邱澤的肚子,邱澤叫出聲:「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啊……女王女王……」

「妳這個色奴才,本女王脫個裙子,妳在紅什麽臉?」

「不敢……奴才不敢了……」

張佳如放下右腳,接著又把襯衫脫掉,黑色的胸罩穿在張佳如30A的小胸上,然而邱澤不知道為什麽,臉更紅了,張佳如雙手捏向邱澤的乳頭。

「喔喔喔喔喔喔喔奴才該死奴該死啊啊啊啊啊……女王女王饒命饒命啊……女王饒了奴才一命吧……喔喔喔好好痛好痛啊……」

「說好的下次不敢呢?妳這個奴才,真的很欠調教誒」張佳如邊說邊轉動手腕,讓邱澤的痛楚更大。

張佳如拿起在單人椅旁邊的水壺:「邱澤啊,妳剛剛洗澡了嗎?」

「奴才謹遵女王的旨意,奴才沒有洗澡」邱澤說。

「那本女王就給妳洗洗澡吧」

說完,張佳如把水壺中的潤滑液從邱澤的身上倒了下去,一路倒到邱澤的腳掌,而且還在邱澤的下體處做特別的沖洗,邱澤身體不斷的打顫。

倒完了一整壺的潤滑液,張佳如把水壺隨手一扔,扔在鋪有地毯的地板上,張佳如說:「這樣一來就乾凈許多了」

「謝謝女王謝謝女王為奴才凈身」邱澤聲音顫抖地說。

「刷過牙了嗎?」張佳如又問。

「奴才謹遵女王的旨意,奴才已經刷過牙了」邱澤回答。

「很好,本女王今天上了十次的廁所,正感覺有點髒,妳就負責幫本女王舔乾凈吧」

說著,張佳如脫下了三角褲和高跟鞋,踩到邱澤的大腿上,一手抓著單人椅的椅背,一手將邱澤的頭按住並拉向自己,邱澤的嘴直接貼著張佳如的三角洲。

邱澤用嘴吧親吻著張佳如的陰唇,舌頭伸進了張佳如的女王洞,舌頭進進出出,甚至還打轉著的舔舐張佳如的陰唇,張佳如感覺到一股刺激感,不由自主的叫出了聲音:「恩恩恩哼哼哼哼……喔喔喔喔喔喔不錯不錯……妳這個奴才竟然這個會做清潔工作……喔喔恩哼哼哼……很好很好就是這樣子……繼續啊……」

張佳如的腰也開始上下前後的扭動和擺動,甚至還用大腿來頂推邱澤的頭,讓邱澤的親吻和舔舐範圍更多更大,張佳如身體感覺到的刺激和快感也越來越大:「痾痾嗯哼哼哼喔喔喔喔……喔屋屋屋屋很好很好……做的好做的好……本女王本女王喔喔喔喔喔恩哼……會給妳這個奴才很好的很好的恩賜的……」

張佳如從邱澤的身上下來後,拿起事先預備好的剪刀,將邱澤的本來是純白色現在因為潤滑液的關係而變成完全貼在邱澤陰莖上而顯得有點黑的三角褲從兩邊剪開,邱澤的肉棒子瞬間掙脫三角褲的束縛,挺了出來。

張佳如用左手輕輕握住邱澤的肉棒子,邱澤的身體又震動了一下,張佳如說:「妳這個該死的奴才,竟然被本女王握了一下就顫抖成這樣子,看來妳沒有做好接受本女王恩賜的心理準備啊!」

「沒有沒有……不是的不是的……奴才奴才想要……奴才想要女王的恩賜……奴才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要把身體都奉獻給女王來或取恩賜了……」

張佳如握住邱澤肉棒子的左手忽然用力握了一下邱澤的肉棒子,邱澤叫出聲音:「啊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嗯嗯阿痾痾嗯哼嗯哼嗯哼哼哼嗯哼……好舒服好舒服的感覺……女王殿下握的奴才好舒服好舒服……」

「妳這個不正經的奴才,不是應該要喊很痛的嗎?」

「衹要是女王殿下對奴才做的一切,對奴才來說都是恩賜喔喔喔喔喔喔……好舒服好舒服喔喔喔喔……一點都不痛一點都不痛啊……」

張佳如捏放捏放了幾十回後,邱澤的肉棒子已經變的又紅又腫了,張佳如可以從邱澤的叫嚎聲和身體的顫抖中讀出邱澤的肉棒子大概是已經很想要被包覆的刺激感了,而同一時間,張佳如他自己也已經調鬥花美男邱澤調逗到自己也慾火焚身了。

張佳如背對著邱澤,左手反抓著邱澤的紅腫肉棒子,接著屁股緩緩的往後面坐下去,張佳如的女王洞緩緩的先是包住了邱澤的龜頭,接著是邱澤肉棒子的棒身,最後把邱澤的一整根肉棒子全部都包覆住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妳這個奴才倒是很有精神……喔嗯嗯嗯哼哼哼……這麽大一根全部都要奉獻給本女王……」

「喔喔嗯哼哼喔喔喔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舒服好舒服……好喜歡被女王殿下賞恩賜的感覺啊……啊啊啊啊」

張佳如雙腳並攏,雙手分別撐在邱澤被綁在椅子上的雙腿的膝蓋上,緩緩的上上下下移動起自己的身體,因為一整壺的潤滑液有三分之一的量都倒在邱澤的胯下,讓張佳如每一次起身的時候,張佳如的屁股都會和邱澤的胯下牽出一條白線。

「喔嗚喔嗚嗚嗚嗚嗚嗚女王殿下女王殿下……痾痾痾痾阿奴才奴才好爽奴才好舒服阿阿阿阿……喔喔喔喔喔……」

「妳這個奴才……痾痾嗯哼亨亨這麽大一根也拿來奉獻給本女王……喔喔嗯哼痾痾痾……該死的該死的……本女王不會這麽快有感覺的……」

衹見張佳如33吋的屁股上上下下在邱澤的胯下起落的速度越來越快,除了肉體與肉體之間的碰撞的「啪!啪!啪!」的聲音,還有潤滑液的「噗滋!噗滋!噗滋!」的聲音,聽起來格外的淫蕩。

「阿好爽好爽好爽啊啊啊啊……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爽啊啊啊……喔喔嗯哼哼亨被包覆的感覺……好爽啊啊啊啊……」

「誰準妳這個爽的阿……喔喔嗯哼啊啊啊啊……可惡可惡啊啊啊被妳這該死的奴才叫的……本女王本女王也……喔喔嗯嗯哼哼哼……」

張佳如屁股的起落距離越來越大,起的時候,幾乎可以看見邱澤的一整根肉棒子,落的時候,是一整根肉棒子都沒有看到一分一點,而張佳如的表情越來越朦朧,雙眉緊緊皺在一起,張佳如不由得心裏疑惑納悶他的兩位表姐倒底是怎麽做到訓服這麽多男人的。

張佳如踩在邱澤的大腿上,此時的張佳如是面對著邱澤的,但卻故意把邱澤的臉往自己照杯衹有30A的小胸埋塞,張佳如這麽做的目的,也許就是因為不要讓邱澤看到張佳如自己如今那如夢似幻的享受於性愛中表情。

「痾痾痾嗯哼哼哼哼哼……妳這奴才妳這奴才……痾嗯哼哼幹得好幹得好喔喔喔……這麽大一根拿來奉獻給本女王……喔喔本女王很是高興……」

邱澤的臉不斷磨蹭著張佳如的小胸,讓張佳如的爽快度越來越高漲,而前後搖擺的身形也越來越快速,邱澤的肉棒子不停的被張佳如的女王洞刺激。

「女王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要不行了……奴才爽到忍不住了阿阿阿阿啊……喔喔喔嗯哼哼哼……要去了女王殿下奴才……要去了阿阿阿阿啊啊……」

「該死的奴才……啊啊啊啊喔喔嗯哼哼……唸在妳讓本女王舒服的份上……就讓妳去了吧啊啊嗯哼哼喔喔喔喔……」

張佳如的話也不過剛說完,邱澤的肉棒子就一陣抖動,精液噴在張佳如的女王洞裏面,張佳如則是緊緊的抱住邱澤的頭,張佳如的嘴巴大開,畢竟邱澤這麽一射,張佳如的女王樣也全被打回原形了,張佳如是確確實實的高潮了。

第一章

「歡迎光臨!喜歡的都歡迎試穿喔!」

衹見一名留著一頭衹有到肩頭的黑色中帶有棕色的頭發女子,穿著一套純白色的露肩一字領的洋裝,露出白皙的兩邊肩膀,踩著一雙白色的平底休閑鞋,不失優雅的微性感卻與挂滿了時尚且充滿十足動感的運動服裝有著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都可以幫妳介紹喔,有想要找什麽嗎?」綁著馬尾,穿著運動服的女店員走到長發女子旁邊,親切殷勤的說。

女子抬頭看了下運動服後,從淺黑色的肩包中拿出一包用大牛皮信封包住的東西,遞給店員,說:「麻煩妳幫我將這個交給妳們的經理」

店員有點疑惑的看著女子,總感覺女子有點眼熟,但又不太敢認,接過牛皮信封的包裹,往裏面走去,而女子繼續看著成列在商品架上面的運動服。

沒有多久,一名穿著藍色西裝配著白色皮質球鞋的男子匆匆忙忙的走了出來,來到女子的身邊:「不好意思,還讓妳親自來」

「沒事的,我也剛好可以順便來逛逛街,我才要謝謝妳呢,蔡經理」

「請跟我到裏面坐吧」

「謝謝妳」

女子跟著蔡經理走到裏面的辦公室,蔡經理親自替女子倒了杯花茶:「不好意思,不知道妳要來,沒有替妳準備手沖咖啡」

「沒關係沒關係,蔡經理,妳不用這麽客氣,我才要感覺不好意思呢,這麽晚了才來打擾妳,這個時間點妳都準備要下班了」女子拿起花茶,說。

「我剛好有點事要忙,沒那麽早要下班」蔡經理笑著說。

「想說我去運動一下再過來,不知道妳會不會已經下班了,也就碰碰運氣」

「我也剛忙完一些比較繁瑣的事情,才剛要準備來做收尾的工作,不然這樣吧,韓主播,妳要不要稍等我一下,我把東西收拾一下,我請妳吃頓飯,如何?我最近發現了一家很好吃的餐廳」

「這個嘛,私下這樣子可能不太好,最近有點風聲鶴唳的,蔡經理,不然妳現在就申請一下,通常很快就會下來的,而且又是在這種時間點上,應該會很快就允準下來了」女子,韓佩穎微微笑著說。

「是喔,那好吧,我這就來申請一下」蔡經理拿起手機,在螢幕上滑了、點了幾下後,又收起來。

韓佩穎笑著問:「我在這邊會不會打擾到您呢?」

「不會不會,沒事的,請不要感到不自在」蔡經理說。

也不過幾分鐘後,蔡經理都還沒收拾完,韓佩穎的手機就響起了通知聲,韓佩穎跟蔡經理相視一笑,韓佩穎拿起手機,滑開通知,看了下合約內容:「蔡經理,其實今天來是有事情想要跟妳商量商量,甚至是想請妳幫忙的,不然這樣吧,打個八折,妳看怎麽樣?」

「幫忙韓主播是我的榮幸,怎麽還敢」

「沒事的,我就改一下價錢,就送出吧」

說完,韓佩穎將螢幕上的金額改掉後,按下送出,不多久,蔡經理的手機響起一聲通知聲,韓佩穎說:「不用看了吧,我們走吧!」

蔡經理帶著韓佩穎來到一間沒有菜單的和食餐館,可能是因為一頓下來都是從萬元起跳的,來客數並不多,服務生稍微了解了一下韓佩穎跟蔡經理的飲食是否有忌諱後便轉身離開。

「這間餐廳光是走進來的氣氛就不一樣了」韓佩穎說。

「對阿,這家不是一般人可以走進來的,而且是以非常隱密的包廂式著稱,這樣一家店才五間包廂,也就是說同時最多就收五組客人,而且完全不限用餐時間」蔡經理說。

「要不是一套餐下來都是萬元起跳,恐怕沒三個月就倒了」

「這邊也不接受預約的,更沒有現場排隊的,衹有妳前十分鐘打電話進來才接受」

「這麽囂張喔,要是不好吃,可就完蛋了」韓佩穎笑著說。

很快的前菜和湯品就來了,飯局也插不多進行到了三分之一,蔡經理這時問起:「對了,韓主播,妳說妳有事情要要我幫忙的,不知道是什麽事情?」

韓佩穎放下手中的黑色筷子,從一旁的小肩包中拿出一衹信封,交給了蔡經理:「想必蔡經理前幾天也收到了大會合作廠商的合約了吧,這次的活動衣服,還麻煩蔡經理多多關照」

蔡經理從信封中拿出一疊紙,蔡精裏看了一下馬上用震驚的眼神看向韓佩穎,卻說韓佩穎若無其事地拿起玄米茶,喝了一口。

「事情要是成了,蔡經理,妳想要誰都很好談,我記得蔡經理好像蠻喜歡蔡尚樺的」

就像是有魔力一樣,韓佩穎一說出來蔡尚樺的名字,蔡經理的眼睛頓時了亮起來,韓佩穎微微一笑:「蔡經理,這頓飯目前為止都很好吃,對吧」

蔡經理點了點頭,又低下眼看向手中的資料。

甜點吃完了後,韓佩穎說:「蔡經理,待會我們要去哪裏?」

「對面的小巷子裏面有一棟小公寓,我們等等過去那邊深入探討一下這份文件的內容」蔡經理帶著一點淫蕩的笑容,說。

韓佩穎不以為意,就像是早已經習慣男人這樣的表情和眼神,對於韓佩穎來說,這些都不過是達成目標的一點點犧牲,其實也不算犧牲,當踏入這個圈子後那一晚痛徹心扉、生不如死的哭泣後,韓佩穎早已經不再計較那些些微的事情了。

但有一件事始終挂在韓佩穎的心中揮之不去,就連韓佩穎自己也無法了解為什麽韓佩穎他自己會如此的在乎這件事情。

昏黃的光線散發到小小的房間的各處,從吊隱式的冷氣通風口中,吹出了迷人的香氣和一點點的暖器。

沙發、茶幾、電視螢幕,所有想的到的幾乎都有,而在一個隔墻後方又是一間小房間,小房間裏有著一個梳妝臺和一張絨布椅,大大的橢圓鏡子旁有著先進的調光和清晰度的技術,沒有用的時候看起來霧霧的。

而在梳妝臺旁有著簡單的兩個衣櫃,衣櫃裏頭擺放著簡單的衣服款式,而這間房間最重要的就是一張很大的床,大大的床的兩邊各還有兩個兩層的床頭櫃。

而如今蔡經理全身赤裸的躺在大床上,就算雙手雙腳張開都還碰不到床的邊際,蔡經理平坦的身材,肌肉線調不是很明顯,但至少與同年齡的其他男人相比,少了一個大大的啤酒肚就是一大加分。

從床尾爬上來了一個女子,是還穿著無肩帶式的淡綠色胸罩和丁字褲的韓佩穎,韓佩穎爬到了蔡經理的雙腳中間,看見了蔡經理的那一根肉棒正高高的斜翹著,韓佩穎不由的笑了下。

韓佩穎的右手抓住了蔡經理的肉棒,蔡經理微微的顫抖了一下,韓佩穎發出了一聲:「哈」後,上下輕微地套弄起蔡經理的肉棒。

韓佩穎感覺到了蔡經理肉棒上的每一條浮起的經絡,感受到了蔡經理的每一次顫抖,韓佩穎緩慢的套弄著蔡經理的肉棒,但緩慢的套弄卻不停的給蔡經理像是鞋裏面有著碎石頭一樣,不是很劇烈但卻沒有停過的快感,快感紮在蔡經理的腦子中,蔡經理的呼吸聲越來越大了。

「喔喔喔嗚嗚喔嗚喔嗚嗚嗚嗚!好厲害好厲害的手法喔!好舒服好舒服喔!會忍不會忍不住的啊!痾痾痾!太快太快了!」

韓佩穎忽然加快了右手手掌上下套弄蔡經理肉棒的速度,而且不僅手上的套弄,還加上了一滴接著一滴的唾液滴在蔡經理挺直的肉棒上,隨著呼吸而不斷一開一合的龜頭洞口,與被套弄後變得火熱的肉棒相比,韓佩穎的唾液就像是寒天雪地的冰水一樣,滴在蔡經理的肉棒洞口的瞬間,刺激到甚至讓蔡經理全身顫抖。

韓佩穎忽然捏住蔡經理的肉棒,然後又突然的放開,接著又再一次突然地捏住,在韓佩穎已經掌握了蔡經理的敏感點後故意逗弄的捏放之下,蔡經理平放在床上的雙手漸漸抓起了床單。

「終於終於終於插進妳的小穴了!韓佩穎主播!我已經想了一整晚要怎麽跟妳做愛了!妳的小穴好緊好緊喔!」

「喔喔喔嗚喔嗚嗚嗚嗚……蔡經理蔡經理妳的肉棒妳的肉棒好大……好大一根喔喔喔喔佩穎佩穎的小穴好有感覺喔……痾痾痾痾痾」

「太爽了太爽了啦喔喔喔喔喔!韓佩穎韓佩穎主播!妳的小穴好緊好緊!跟妳做起愛來真的有夠爽的啊!」

「痾痾嗯哼哼哼哼……好大好大喔喔喔喔插的佩穎佩穎好痛好痛啊啊啊……錒錒錒錒錒錒又來又來啊啊啊啊啊……又被撐開了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好有挑戰性啊!喔喔喔喔喔喔!好有挑戰性好有挑戰性啊!太有感覺太有感覺了啊!這樣的小穴!」

「喔嗚嗚噢嗚痾痾痾痾哈……蔡經理蔡經理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子插佩穎……不要這樣子插佩穎的小穴啊啊啊啊……會壞掉會壞掉的啊……」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竟然還有竟然來有這樣的運動方式!韓佩穎妳的小穴竟然還會這樣子動!突然夾緊我的肉棒!太好了!」

「阿阿阿阿阿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佩穎佩穎感覺要來了要來了啊啊啊……喔喔喔喔喔喔來了來喝啊啊啊啊啊……爽爽爽爽爽啊啊啊啊啊啊……」

韓佩穎的雙手反抓著柔軟的枕頭,像是要把枕頭抓到變形了一樣,雙眉皺在了一起,美麗的眼睛瞇瞇的閉著,擦著淡粉色唇蜜的雙唇微微地開著,韓佩穎從微微開著的雙唇中不斷發出誘人且蕩漾人心的淫叫聲。

雙腳曲成了兩座山一樣,蔡經理的雙手緊緊握拳,撐在韓佩穎的腰的兩邊床上,還算是有力的腰桿子前前後後的擺動著,被韓佩穎套弄到差點噴精的肉棒腫脹到了最大,一進又一出的進出著韓佩穎的小穴。

蔡經理聽著韓佩穎的淫叫聲和哀號聲,他非常相信自己的肉棒正一次又一次的讓韓佩穎感受到被撕裂的疼痛快感,但對於韓佩穎來說,其實蔡經理的肉棒衹是讓韓佩穎有一點感覺而已,倒也沒有像是韓佩穎他淫叫內容中的那樣厲害。

不過韓佩穎打算讓蔡經理今晚有個美好的回憶,這樣就能確保蔡經理會做好韓佩穎他請蔡經理幫忙的事情,韓佩穎在被蔡經理翻過身、拉起33吋翹臀、以前趴後翹的姿勢被蔡經理從後面抽插後突然有意識地讓被肉棒進出抽插的小穴的肉壁緊繃,瞬間讓蔡經理的肉棒很明顯的被緊緊夾住,蔡經理也在這一瞬間達到了非他自己所能達到的十成腫脹肉棒的程度,爽度爆發的代價就是在五十下後就要把肉棒從韓佩穎的小穴中拔出來,噴了一堆的精液在韓佩穎的背上。

今夜,就在與韓佩穎事先做佈置的同一片的天空下,一間高級飯店中,一名黑中長發的女子穿著一套特制的黑色漆皮SM女王服,高領的無袖連身漆皮裙,有點像是改良式的旗袍,但在胸前挖了一個大圓形的洞,露出了女子雪白的肌膚和雖然衹有30A卻在內襯的關係下還是夾出了一道不算太深的乳溝。

然而雖然胸部的缺陷,但仍不掩女子在黑色漆皮SM女王服下的曼妙身材,155公分高,30A2333,偏瘦的身材卻在此時女子呈現出來的龐大帶著女王權威的氣場有著截然不同的違和感。

穿著黑色的粗跟高跟鞋長漆皮靴,女子右腳踩在躺在床上,雙手雙腳卻被綁在床頭敨和床尾的男子結實的胸膛上。

「王大陸,妳說妳想要什麽啊?」女子問。

「我……我……我想要張佳如主播的恩賜……」躺在床上的男子,王大陸,支支吾吾的說。

「啪!」的一聲,黑色的漆皮皮鞭打在王大陸擁有分明的六塊肌的腹部上,王大陸卻是緊閉著嘴,不敢發出聲音。

「直呼我的名字?王大陸,妳是不想活了嗎?我的表姐們是這樣教妳的嗎?」女子,張佳如不僅打了王大陸一鞭,還轉動高跟鞋的鞋跟,讓王大陸越發的痛。

「女王……女王大人……奴才該死奴才該死……請女王降罪……」王大陸顫抖的聲音,說。

「還算妳識相!」

張佳如邊說邊蹲下身子,左手捏住王大陸的奶頭,右手摸著王大陸的臉:「妳想要的恩賜,本女王會給妳,但妳準備好要怎麽回報本女王了嗎?」

「奴才奴才已經準備好了……好了……」

張佳如微微一笑,鬆開了捏住王大陸奶頭的手,然後在王大陸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呵呵呵喔喔喔喔喔喔喔……不錯不錯今天的精神相當的好……錒錒錒錒恩哼哼哼……很有感覺妳這該死的奴才讓我很有感覺……」

張佳如雙腿橫跨在王大陸的腰旁邊,背對著王大陸,左手大力地抓住王大陸高高舉著的肉柱,張佳如緩緩的往下蹲坐,張佳如感覺道王大陸的肉柱正一點一點的穿過了他的陰毛,然後接著是頂開了張佳如的陰唇,接著才慢慢的插入了張佳如的女王洞。

「痾痾痾嗯哼哼哼……喔喔喔喔喔不錯不錯的感覺……王大陸妳這個奴才妳這個奴才……痾痾恩哼哼哼對不要變小喔……」

張佳如雙手放在自己的兩邊膝蓋上,自己上下上下、慢慢的移動著身體,幅度並不大,頂多就是讓王大陸那本來一整根都不見的肉柱從不見露出五分之一的距離,張佳如想要清楚地用他的女王洞來好好體會王大陸的肉柱。

「喔喔喔嗚嗚喔嗚嗚哈哈哈哈……又變了啊誰準妳又變大的了啊……妳這個奴才妳這個奴才……該死的奴才啊……」

王大陸雖然本身不是個抖M,但被像張佳如這樣的美女調教,到也甘之如飴,更何況王大陸早已經有被張佳如的表姊們調教過的經驗,如今衹是在被做同樣的事情而已,但被張佳如的女王洞包覆的刺激感,讓王大陸本來衹腫脹了五成的肉柱一瞬間來到了七成多。

「喔喔嗚喔嗚喔嗚嗚嗚嗚……不錯不錯啊啊啊啊……王大陸妳這個奴才……喔喔恩哼哼哼怎麽樣……女王的恩賜怎麽樣啊喔喔喔……」

「痾痾痾痾痾好爽好爽喔……好爽喔……女王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爽喔……喔喔恩哼哼鞥……」

「妳這個不要臉的死奴才……痾恩哼哼竟然竟然說好爽……痾痾恩哼啊啊啊啊啊……看本女王本女王怎麽修理妳……」

「喔喔嗚嗚嗚嗚嗯嗯啊啊啊啊……奴才該死奴才該死啊啊啊啊啊……可是可是真的真的好有感覺啊啊啊啊啊……」

「妳說妳哪裏……喔喔恩哼哼哼……啊啊啊啊……妳說妳哪裏有感覺啊啊……喔恩哼哼哼……妳哪裏有感覺……我我我……」

「陰莖奴才的陰莖好有感覺……喔喔恩哼哼哼哼啊啊啊啊……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爽好爽啊啊啊啊……」

「妳這奴才竟然敢……啊啊喔恩哼哼敢跟本女王如此說話……喔喔恩哼哼啊啊啊……看本女王看本女王怎麽廢了……廢了妳的陰莖……」

「阿阿恩哼哼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好爽好爽好爽啊啊啊啊……喔恩哼哼啊啊啊啊……」

衹見張佳如上下移動的速度變快了,一秒三下的上下起落,讓王大陸的肉柱也變得越來越敏感,受到張佳如女王洞的刺激程度也變得越來越高了。

張佳如本來衹是輕輕放在膝蓋上的手,如今變得是緊緊抓住了膝蓋,唯有抓住自己的膝蓋才能好好控制住自己這樣加快的上下起坐。

但男女歡愛之事從沒有那麽簡單,王大陸原本以為自己能稍微控制住自己,但在和張佳如一來一往的淫語蕩話中,自己那被稍稍開發過了的受虐癖好又再一次蠢蠢慾動了起來,而這一份蠢蠢慾動的心情,不僅讓王大陸口乾舌燥,更是讓那一根肉柱變得更腫了。

王大陸的肉柱變得更腫這件事,同時也影響到了張佳如起起落落的身形,隨著每一下的起落,張佳如感覺到自己的女王洞被王大陸的肉柱刺穿的感覺也越來越讓自己承受不了,就如同王大陸不是抖M一樣,張佳如本身也不是一直以來都是走女王路線,這也是為什麽張佳如不願意正面面對王大陸的原因之一。

「喔喔嗚嗚溫哼哼哼哼……感覺感覺越來越大了妳……妳妳妳妳這個奴才喔喔恩哼哼哼哼……竟然竟然讓本女王有感覺……」

張佳如不在是上上下下的起坐身體,而是雙手並攏地撐在王大陸打開的雙腳之間的床墊上,張佳如換了一種運動方法,不過張佳如並不是衹用他那23吋的瘦腰做前後的搖擺,而是用全身的力量來帶動自己的女王洞前後搖動王大陸的肉柱。

「喔喔嗚喔嗚嗚嗚嗚嗚……女王殿下奴才女王殿下奴才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啊啊……痾恩哼哼哼哼女王殿下的恩賜真是太好了……」

「妳這個該死要命的奴才……喔喔恩哼哼哼本女王本女王的恩賜……啊啊啊啊啊本來就是最好的東西……不然妳以為還有蛇麽更好……喔恩哼哼哼哼……」

張佳如這樣前前後後的搖擺身體、搖動王大陸的肉柱,給自己帶來了一種會使女王形象崩毀的刺激感覺,如今王大陸的肉柱大概已經腫脹到了最大極限的八成,對於張佳如來說,雖然不是最有感覺的肉柱經驗,但還是相當的不錯,每一下都讓張佳如的女王洞肉壁凹陷。

「喔喔喔喔恩鞥哼哼哼……恩恩哼哼哈哈哈恩恩恩哼……恩哼恩哼恩哼噷哼妳這該死的奴才……看我看我怎麽懲治妳……」

張佳如搖擺身體的幅度變得愈來愈大,而在女王洞中被搖動的王大陸的肉柱同時也變得讓張佳如女王洞的肉壁受到的刺激愈來愈劇烈。

「噢嗯哼哼哼哼哼哼哼……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爽好爽喔喔喔喔……女王殿下的實在太爽了啊啊啊啊啊……」

「妳這個王八蛋奴才……喔喔恩哼哼鞥哼哼鞥做的不錯本女王今天很高興……啊啊恩哼哼哼哼……就讓妳無禮說一次話……」

「恩恩恩謝謝謝謝女王殿下的恩賜……啊啊啊啊啊女王殿下奴才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已經快要不行了啊……」

張佳如又大力的搖晃的幾下後,女王洞吐出了王大陸的肉柱,張佳如抓住了王大陸的肉柱,接著用力的捏放了幾下,王大陸大叫一聲,精液噴了出來,其中還有不少噴到了張佳如身上那一件黑色漆皮SM女王服。

「佳如!」

「淑麗姐!早安!」

張佳如對著向著他走來的趴趴主播,王淑麗,微笑著打招呼、道早安。

「等一下妳要不要配合我一下啊?」王淑麗笑著問。

「喔嗚,淑麗姐,妳今天又有什麽點子了啊?」張佳如一邊笑著一邊反問道。

「最近阿,我看到一些網友留言說很喜歡我們說一些笑話,雖然有的時候笑話是還蠻冷的,不過網友們說蠻有提神的效果的」王淑麗拉了張椅子,坐下來,說。

「我這邊也有收到這樣子的留言誒,我才正要找個機會跟淑麗姐妳說呢,沒想到還是被妳先搶了一步」

「被我搶先一步又怎樣?妳們年輕人用電腦比我還厲害,這次就讓讓我吧」

說著,王淑麗用手肘撞了張佳如一下。

「沒有啦,衹是覺得這樣很不專業,而且好像還要一個前輩來告訴我,怎麽說都感覺我失職了」

張佳如搔著頭,說。

「跟我就不要這麽計較了,來,這個是我們預定的臺本,妳來看看,有沒有哪裏可以改一下的,加個笑話進去」王淑麗邊說邊把手上的紙一半給張佳如看。

「這樣可以嗎?等一下導播會不會有意見啊?」張佳如小聲的問。

「安啦,導播也是聽上頭的旨意的,上頭說什麽導播就做什麽啊?像是我聽說為什麽宇舒的一些運鏡的鏡頭好像有變,就是因為上頭的人說要讓宇舒那一雙美腿可以更多一點,導播一接到這個消息,馬上就讓宇舒的攝影師大大趕緊改運鏡方式」王淑麗也降低了聲量,說。

「真的假的啊?真有這件事?」張佳如震驚地說。

「怎麽?妳不知道喔,我還以為妳知道誒」王淑麗挑眉,問。

「我怎麽會知道這件事」張佳如疑惑的看向王淑麗。

「我記得那個大大剛進來的時候,跟妳似乎走得蠻近的啊,而且妳們似乎還感情不錯的說,不過不知道為什麽後來大大就被調到宇舒的小組去了,甚至還變成了宇舒他的專用攝影師」

張佳如聳聳肩:「我跟那個大大以前衹是因為在一起工作而已,現在被分配到了不同的時段,交集也少了,不瞞淑麗姐,我已經好久沒看見大大了」

「是這樣喔,不過總之呢,我們趕快想個地方來插入一個笑話好了,要維持好我們的收視率,不然等下被中天那邊的張雅婷追上來,可就不好了!」

順利的播完了早安新聞後,張佳如打算去間咖啡廳度過一下大家都在忙衹有他很輕鬆的時光,張佳如走在街頭上,忽然從後面有一個聲音傳來:「是吳宇舒主播誒!」

對於張佳如來說,這種事情真的是已經屢見不鮮了,而且通常張佳如都可以預測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麽事情。

而這一次也不出張佳如所料,剛剛說話的人從後面跑了過來,說:「吳宇舒主……」

「妳好像認錯人了喔!」張佳如一如往常的笑著說。

「不好意思,張佳如主播,我剛剛衹是看到一眼」眼前的人搔著頭,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沒關係,我已經很習慣了,而且我也感覺相當榮幸!」張佳如笑著說。

「我可以跟妳拍張照嘛?」那個人說。

張佳如點頭:「當然可以啊」

張佳如很自然的跟那個人拍了張照後,便各自離開,不過張佳如心中的不美麗,隨著踏出的腳步一步一步的增加,不美麗的也跟著一點一點的累積上去。

而在此時張佳如要去的那間咖啡廳中,陳海茵和韓佩穎正面對面的坐著。

「服裝的蔡經理我昨天已經搞定了」韓佩穎說。

陳海茵露出微微一笑:「辛苦妳了」

「不過我附帶了一個條件,海茵姐,我答應他事成後會讓他跟尚樺」

「沒關係,我會再跟尚樺說的」陳海茵點頭說。

「那還有資源供應商那邊,海茵姐,妳有任何打算嗎?是妳要去?還是妳有安排?」韓佩穎問。

「妳覺得呢?這次我是讓妳全權安排的,就算妳要叫我去,我也沒問題」

「海茵姐,過年那一次,可能真的是意外」韓佩穎說。

「怎麽可能呢?我怎麽看都不像是意外,那一次的大敗,我可忘不了,就像2011年的那一次,怎麽看都是已經被設定好的,那個賤人,一定做了什麽手腳」陳海茵越說越感覺到憤怒。

韓佩穎搖搖頭:「海茵姐,不要生氣,生氣衹會讓他看更多的笑話,與其讓他看笑話,不如堅強的武裝自己,海茵姐,妳有妳的優勢,我有我的計畫,而且上面我們還有兩個人在幫我們打關係,怎麽看我們的贏面都是比較大的」

「燕旻跟倩萍他們的確是蠻盡力在幫我,不過似乎這些都還不夠,怎麽都感覺我們漏了什麽一樣,很多事情都被搶先了一步」

「說到這個」韓佩穎喝了一口摩卡:「海茵姐,我有一個想法,妳想不想聽?」

「什麽想法?」

「我想讓劉涵竹去資源供應商那邊」

陳海茵挑起眉:「我說佩穎,上次妳也在旁邊,親耳聽到劉涵竹跟我們報那個賤人那邊的消息了,妳怎麽還不信任他啊?」

「海茵姐,話是這麽說沒錯,但我回想起來,雖然看起來劉涵竹多次跟我們透漏情報,但好像都不是那麽至觀重要的情報,反而是有時我們的關鍵點反而都被搶先一步,而那幾次好像都有他的存在」韓佩穎認真的看著陳海茵,說。

「妳這麽說,我也不知道要怎麽反駁妳,反正都已經交給妳了,就按照妳的意思下去做吧」陳海茵點頭說。

韓佩穎嘴上沒有再說什麽,但心中卻有另外一盤的算盤打著。

就在這個時候,張佳如來了,張佳如一看到陳海茵和韓佩穎,便走了過來。

「海茵姐,佩穎姐」張佳如笑著打招呼,說。

「佳如,辛苦了阿」韓佩穎笑說。

「點餐了嗎?」陳海茵問。

「還沒誒,等我一下,我去點」

張佳如點了一杯拿鐵和法國土司後,端著餐點走了回來後,韓佩穎說:「看到佳如,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什麽事啊?」張佳如問。

韓佩穎看向陳海茵:「上個禮拜我就看到他們選了一個叫做曾玲媛的,海茵姐,我們還沒選,是吧?」

「是阿,還沒有,我還想不到要找誰」陳海茵說。

「我記得佳如也是對他蠻困擾的吧,不如就找佳如吧?」

「等等等等等,是找我做什麽啊?」張佳如問。

陳海茵拿起手機,遞給張佳如,張佳如看了一下,抬起頭,有點疑慮地說:「我真的可以嗎?我沒有很常在運動鍛煉的說」

「放心,會有特訓課程的,而且這次我們有事先做了一些安排,不會讓妳太難受的」韓佩穎說。

「好,那我知道了,海茵姐,我參加!」張佳如說。

「什麽!妳要參加那個!」張佳如的其中一位表姐,小S,驚訝地說。

「嗯」張佳如點點頭,說。

「妳是想不開,還是太想紅啊?要是想紅,我們幫妳就好了阿」小S潑辣的說。

「我猜佳如都不是這些原因,佳如感覺都不是這樣的人」張佳如的另外一位表姐,大S說。

「不然勒?有男人可以用,還有錢可以賺,這樣的事情不做,跑去做那個?」小S說。

張佳如搖搖頭:「姐,我有我的目的啦,不過這是我的一點小小私事啦,兩位姐姐們就不用操心啦」

大S點點頭:「我知道了,我不會再過問這件事」

「這可不行,佳如,妳平時有做什麽運動嗎?」小S還是追問。

「放心吧,大會有給我集訓課表,而且我還有人罩,安啦」張佳如笑著說。

「是啊,熙娣,佳如都這麽說了」

小S搖搖頭:「不成不成,一定要給佳如補一補,採陽補陰一定要的,我來看一下喔」

小S拿起手機,看了一下:「佳如,邱澤如何?看起來就是一副很好虐的樣子」

「表姐」張佳如笑著叫了聲。

「看來是答應了,那妳去準備一下,等一下在同一間房間,我會幫妳準備好的」

「那表姐妳們兩個呢?」張佳如反問。

「不用擔心我們,我們尋樂子絕對比妳厲害很多」大S笑著說。

高級飯店的房間中,擁有一雙迷人電眼的美男子,邱澤,正坐在單人椅上面,不過仔細地看卻可以發現邱澤的雙手被黑色的膠帶黏綁在單人椅的扶手上,而雙腳則是被麻繩綁在椅腳上,身體光裸,衹穿著一條白色的三角褲。

在單人椅的旁邊有著一大壺的水,但在如透明花瓶一樣的水壺中的水卻不像是一般的水的清澈透晰,而是混濁且有點膠著的感覺。

門打開了,衹見張佳如穿著今天早上從DEAN那邊借來的播報服走了進來,直線藍條紋的花邊襯衫,水藍色的高腰窄裙,一雙細跟的黑色高跟鞋,張佳如散發著一種清新中帶著專業的感覺。

張佳如走到了邱澤面前,用左手摸了下邱澤的臉:「像妳這樣的花美男,應該很不常被女生欺負吧?」

「我……」

邱澤要說話,卻被張佳如的手指頭按住嘴唇:「我不會讓妳太難受的,衹要妳好好的當本女王的奴才,自然會給妳恩賜的」

說完,張佳如的手從邱澤的臉滑落,長長的指甲從邱澤的下巴一路刮著脖子、胸肌、腹部,最後停在的邱澤鼓起的下體。

張佳如用手指戳了戳邱澤的下體:「好像蠻不錯的,挺有肉的」

「痾痾痾痾痾……女王……女王……」邱澤呻吟。

張佳如微微一笑,手指拿開,然後面對著邱澤將窄裙脫了下來,露出了黑色的三角褲,邱澤的臉紅了點,張佳如忽然舉起右腳,踩住邱澤的肚子,邱澤叫出聲:「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啊……女王女王……」

「妳這個色奴才,本女王脫個裙子,妳在紅什麽臉?」

「不敢……奴才不敢了……」

張佳如放下右腳,接著又把襯衫脫掉,黑色的胸罩穿在張佳如30A的小胸上,然而邱澤不知道為什麽,臉更紅了,張佳如雙手捏向邱澤的乳頭。

「喔喔喔喔喔喔喔奴才該死奴該死啊啊啊啊啊……女王女王饒命饒命啊……女王饒了奴才一命吧……喔喔喔好好痛好痛啊……」

「說好的下次不敢呢?妳這個奴才,真的很欠調教誒」張佳如邊說邊轉動手腕,讓邱澤的痛楚更大。

張佳如拿起在單人椅旁邊的水壺:「邱澤啊,妳剛剛洗澡了嗎?」

「奴才謹遵女王的旨意,奴才沒有洗澡」邱澤說。

「那本女王就給妳洗洗澡吧」

說完,張佳如把水壺中的潤滑液從邱澤的身上倒了下去,一路倒到邱澤的腳掌,而且還在邱澤的下體處做特別的沖洗,邱澤身體不斷的打顫。

倒完了一整壺的潤滑液,張佳如把水壺隨手一扔,扔在鋪有地毯的地板上,張佳如說:「這樣一來就乾凈許多了」

「謝謝女王謝謝女王為奴才凈身」邱澤聲音顫抖地說。

「刷過牙了嗎?」張佳如又問。

「奴才謹遵女王的旨意,奴才已經刷過牙了」邱澤回答。

「很好,本女王今天上了十次的廁所,正感覺有點髒,妳就負責幫本女王舔乾凈吧」

說著,張佳如脫下了三角褲和高跟鞋,踩到邱澤的大腿上,一手抓著單人椅的椅背,一手將邱澤的頭按住並拉向自己,邱澤的嘴直接貼著張佳如的三角洲。

邱澤用嘴吧親吻著張佳如的陰唇,舌頭伸進了張佳如的女王洞,舌頭進進出出,甚至還打轉著的舔舐張佳如的陰唇,張佳如感覺到一股刺激感,不由自主的叫出了聲音:「恩恩恩哼哼哼哼……喔喔喔喔喔喔不錯不錯……妳這個奴才竟然這個會做清潔工作……喔喔恩哼哼哼……很好很好就是這樣子……繼續啊……」

張佳如的腰也開始上下前後的扭動和擺動,甚至還用大腿來頂推邱澤的頭,讓邱澤的親吻和舔舐範圍更多更大,張佳如身體感覺到的刺激和快感也越來越大:「痾痾嗯哼哼哼喔喔喔喔……喔屋屋屋屋很好很好……做的好做的好……本女王本女王喔喔喔喔喔恩哼……會給妳這個奴才很好的很好的恩賜的……」

張佳如從邱澤的身上下來後,拿起事先預備好的剪刀,將邱澤的本來是純白色現在因為潤滑液的關係而變成完全貼在邱澤陰莖上而顯得有點黑的三角褲從兩邊剪開,邱澤的肉棒子瞬間掙脫三角褲的束縛,挺了出來。

張佳如用左手輕輕握住邱澤的肉棒子,邱澤的身體又震動了一下,張佳如說:「妳這個該死的奴才,竟然被本女王握了一下就顫抖成這樣子,看來妳沒有做好接受本女王恩賜的心理準備啊!」

「沒有沒有……不是的不是的……奴才奴才想要……奴才想要女王的恩賜……奴才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要把身體都奉獻給女王來或取恩賜了……」

張佳如握住邱澤肉棒子的左手忽然用力握了一下邱澤的肉棒子,邱澤叫出聲音:「啊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嗯嗯阿痾痾嗯哼嗯哼嗯哼哼哼嗯哼……好舒服好舒服的感覺……女王殿下握的奴才好舒服好舒服……」

「妳這個不正經的奴才,不是應該要喊很痛的嗎?」

「衹要是女王殿下對奴才做的一切,對奴才來說都是恩賜喔喔喔喔喔喔……好舒服好舒服喔喔喔喔……一點都不痛一點都不痛啊……」

張佳如捏放捏放了幾十回後,邱澤的肉棒子已經變的又紅又腫了,張佳如可以從邱澤的叫嚎聲和身體的顫抖中讀出邱澤的肉棒子大概是已經很想要被包覆的刺激感了,而同一時間,張佳如他自己也已經調鬥花美男邱澤調逗到自己也慾火焚身了。

張佳如背對著邱澤,左手反抓著邱澤的紅腫肉棒子,接著屁股緩緩的往後面坐下去,張佳如的女王洞緩緩的先是包住了邱澤的龜頭,接著是邱澤肉棒子的棒身,最後把邱澤的一整根肉棒子全部都包覆住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妳這個奴才倒是很有精神……喔嗯嗯嗯哼哼哼……這麽大一根全部都要奉獻給本女王……」

「喔喔嗯哼哼喔喔喔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舒服好舒服……好喜歡被女王殿下賞恩賜的感覺啊……啊啊啊啊」

張佳如雙腳並攏,雙手分別撐在邱澤被綁在椅子上的雙腿的膝蓋上,緩緩的上上下下移動起自己的身體,因為一整壺的潤滑液有三分之一的量都倒在邱澤的胯下,讓張佳如每一次起身的時候,張佳如的屁股都會和邱澤的胯下牽出一條白線。

「喔嗚喔嗚嗚嗚嗚嗚嗚女王殿下女王殿下……痾痾痾痾阿奴才奴才好爽奴才好舒服阿阿阿阿……喔喔喔喔喔……」

「妳這個奴才……痾痾嗯哼亨亨這麽大一根也拿來奉獻給本女王……喔喔嗯哼痾痾痾……該死的該死的……本女王不會這麽快有感覺的……」

衹見張佳如33吋的屁股上上下下在邱澤的胯下起落的速度越來越快,除了肉體與肉體之間的碰撞的「啪!啪!啪!」的聲音,還有潤滑液的「噗滋!噗滋!噗滋!」的聲音,聽起來格外的淫蕩。

「阿好爽好爽好爽啊啊啊啊……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爽啊啊啊……喔喔嗯哼哼亨被包覆的感覺……好爽啊啊啊啊……」

「誰準妳這個爽的阿……喔喔嗯哼啊啊啊啊……可惡可惡啊啊啊被妳這該死的奴才叫的……本女王本女王也……喔喔嗯嗯哼哼哼……」

張佳如屁股的起落距離越來越大,起的時候,幾乎可以看見邱澤的一整根肉棒子,落的時候,是一整根肉棒子都沒有看到一分一點,而張佳如的表情越來越朦朧,雙眉緊緊皺在一起,張佳如不由得心裏疑惑納悶他的兩位表姐倒底是怎麽做到訓服這麽多男人的。

張佳如踩在邱澤的大腿上,此時的張佳如是面對著邱澤的,但卻故意把邱澤的臉往自己照杯衹有30A的小胸埋塞,張佳如這麽做的目的,也許就是因為不要讓邱澤看到張佳如自己如今那如夢似幻的享受於性愛中表情。

「痾痾痾嗯哼哼哼哼哼……妳這奴才妳這奴才……痾嗯哼哼幹得好幹得好喔喔喔……這麽大一根拿來奉獻給本女王……喔喔本女王很是高興……」

邱澤的臉不斷磨蹭著張佳如的小胸,讓張佳如的爽快度越來越高漲,而前後搖擺的身形也越來越快速,邱澤的肉棒子不停的被張佳如的女王洞刺激。

「女王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要不行了……奴才爽到忍不住了阿阿阿阿啊……喔喔喔嗯哼哼哼……要去了女王殿下奴才……要去了阿阿阿阿啊啊……」

「該死的奴才……啊啊啊啊喔喔嗯哼哼……唸在妳讓本女王舒服的份上……就讓妳去了吧啊啊嗯哼哼喔喔喔喔……」

張佳如的話也不過剛說完,邱澤的肉棒子就一陣抖動,精液噴在張佳如的女王洞裏面,張佳如則是緊緊的抱住邱澤的頭,張佳如的嘴巴大開,畢竟邱澤這麽一射,張佳如的女王樣也全被打回原形了,張佳如是確確實實的高潮了。


统计代码